媒體報道

專訪郭廣昌:我報海南歲月以歌 與海南共成長

1月21日上午,復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參加了復星集團與海南日報報業集團項目合作簽約儀式暨“我與海南﹒30年﹒30人”大型主題活動啟動儀式。

 

活動間隙,郭廣昌接受了海南日報記者采訪。在采訪中郭廣昌坦言,1988年暑假期間一路騎行來到海南,對他而言,這改變了他后來的30年人生之路。海南建省之初的海南之行,是他決心從商、投入改革開放洪流的一個重要契機。

 

人生成長的要緊處,常常就是幾步。30年后,當他成為中國新時代下代表性的企業家之一,許許多多人好奇:“為什么他敢為當時看不太清的前路去傾注青春?為什么他每一步的決策總能夠回蕩著鼓舞人心的商業主旋律?為什么他從始至終難忘海南?”所有的答案,都可以在30年前這座小島上找到。埋下了種子的土壤,海南,是郭廣昌商業精神的出發地。

?

在海南種下商業的種子

 

初見郭廣昌,海南日報工作人員遞上了一張相框框起來的大學畢業留言件,落款是“郭廣昌”,成文于1989年6月,文中寫著對海南的一語夙愿——“我心里默念著:總有一天我會再來尋找一片屬于我的土地。”

 

郭廣昌看后大笑自嘲:“年少輕狂、年少輕狂啊!”是“輕狂”,亦是坦蕩摯誠。上世紀80年代末,郭廣昌肩上和心中扛著怎樣的責任與擔子,旁人已無法知道。很多事情靜靜地過去了,只有從他口中淡淡的敘述中,可以尋到他當時點滴的心跡。 

 

1988年夏天,在復旦大學迎來大三假期的郭廣昌,和12名同學組織開展了一次黃金海岸3000里的騎行調研活動。這一年正值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郭廣昌騎著28寸大橫梁自行車,一路風塵仆仆向南,騎到了海南省會海口也沒歇腳,一路騎到三亞。

 

郭廣昌用“燃情歲月”來描述當時的畫面:“四處熱火朝天,10萬人才下海南,其中很多都是大學生,很多人就在椰子樹下擺攤。可即便是賣椰子,他們的臉上也都充滿著對未來的期望,那一張張朝氣的臉讓我印象太深刻……”

 

海南那一段短暫的生活,讓郭廣昌對這片土地有了不一樣的感情。以至于很多年后,他仍然清楚地記得到達海口的第一處場景,驚訝于海口只有一個紅綠燈。那一次,他被闖海人的生活深深震撼了。郭廣昌不斷地問自己,這就是改革開放的力量嗎?

 

如果說最初來海南,很大的成分是出于好奇,一個年輕人的探奇。那么此時,他已被改革開放所帶來的朝氣所吸引。在海南的見聞,對就讀復旦大學哲學系的郭廣昌形成了巨大沖擊,也有了新的認識:商業也能帶來社會進步!對,是商業,是改革!這句話,像一道陽光立即把郭廣昌滿腦子的烏云統統驅散了。郭廣昌望著碧空,原來滿腦子的困惑、不解,一下子全部煙消云散。

 

4年后的1992年夏,郭廣昌等人赴浙江進行暑假實踐,再度看到了東部沿海的民營經濟熱潮。郭廣昌改變了原本打算去美國留學深造的想法,從復旦大學辭職,創辦了“廣信科技咨詢公司”。在最初的創業生涯中,郭廣昌吃苦耐勞的品格發揮了重要作用。1993年,剛進入上海市場的臺灣元祖食品公司發布公告,遍尋咨詢公司出謀劃策。一番激烈的角逐后,廣信競標成功。

 

郭廣昌頂著太陽,跑到街頭,挨個給市民發調查問卷。也正是這一年,馬云正背著大麻袋到義烏、廣州去進貨;俞敏洪正在社會上的培訓學校打工。和他們一樣,吃苦耐勞的郭廣昌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縷曙光——元祖食品公司支付了30萬元的市場調研費。1994年,郭廣昌從咨詢業轉身,利用積累的資金進入房地產、醫藥行業,“復星”由此誕生……

 

2013年,超級旅游度假綜合體亞特蘭蒂斯在中國海南開建;復星還相繼參與了海南礦業的重組與上市……

?

青年歸島的回報

 

他再也不僅是那位在畢業留言簿上豪言書寫“來尋找一片土地”的“輕狂”少年了。創業的種子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如今,郭廣昌再度回味那段流年記憶,他感慨地說,“大學四年唯一一次春節沒回家,去了海南,海南人好客淳樸,讓我對這片土地倍生好感。我想如果有一天能夠為海南做點什么,我一定會出力。我相信那顆種子等有一天條件成熟,定會發芽。”

 

1月21日,郭廣昌與昔日海南同學再次相見,他對這位大學時代“睡下鋪的兄弟”說:“我還是最愛吃你家的文昌雞。”質樸的出發點,直接決定了郭廣昌和他所帶領下的復星對海南成長的貢獻。

 

上世紀90年代后,下海經商的郭廣昌悄然多次來到海南。彼時,海南給郭廣昌上的最深刻的一課是:房地產泡沫的破裂。這對于一個剛剛做商業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警醒。但這種警醒對郭廣昌來說,倒促成了一條日后“投資規則”:對海南,復星會尋找更多的機會,但永遠都不會趁著熱潮來“掘一把金”。

 

郭廣昌和復星的夙愿是:希望能夠為海南做點什么。這一思想也決定了復星投資的中國首家亞特蘭蒂斯沒有做任何選擇題,直接落戶于中國三亞海棠灣。

 

“13億中國人只有一個海南,一個三亞,怎能不倍加珍惜?”郭廣昌說。郭廣昌報之海南的,還有另外一個已悄然進行了11年的復星公益。

 

“學長!”1月21日舉行的座談會上,當受復星資助的海南鄉村的孩子們親昵地向郭廣昌叫出這兩個字時,他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農村,是貼著他心尖的地方。郭廣昌1967年出生在浙江東陽一戶普通農家,家境貧寒,父親是石匠,母親是菜農。14歲時,父親在采石場工作發生意外,右手受傷,讓本來就很貧苦的生活更加捉襟見肘。郭廣昌有兩個姐姐,很早就不念書了,幫著父母養家。那時,兩個姐姐在家里每周編50雙草鞋,拿到市場上賣了之后,買點肉炒梅干菜,送到學校給郭廣昌。梅干菜被稱為浙江東陽的博士菜,陪伴郭廣昌度過了最困苦的時光。

 

“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改變,是讓一批貧窮家庭的小孩受到教育。”郭廣昌對眼前的孩子們毫不回避自己農村子弟的出身。盡管成名后的郭廣昌一貫保持著為人低調,但他對自己是農民兒子的自豪,對農村懷有的特殊情感,總在眼睛里不經意間流露。“我小時候的家庭狀況不比你們強,靠梅干菜念完中學,然后靠著學校提供的獎學金和助學金才讀完大學。”“成功的人,都是要一路歷經磨難走來。面對暫時的艱難困苦,要堅定信心意志。”“即使將來考入了最好的大學,人生之路依然漫長,必須始終如一地努力。”……

 

郭廣昌說,復星除了要以商業改變社會,還要通過公益多做事情。復星設立獎學金十多年,就是希望讓愿意讀書、能讀好書的小孩,更專心地、更好地去念書,改變命運。

 

海南省有統計顯示,復星投入海南的光彩事業教育獎勵基金,11年來已累計資助學生4840人次。海南中學、海南華僑中學、文昌中學、嘉積中學等九所普通高中學校的許多學子受到資助,每年受助于該項目的140余名學生參加高考,考上本科院校的比例均超過96%。  

 

2018年1月21日,郭廣昌與受資助的海南學生座談

 

雄鷹眷愛藍天

 

已有了26年創業歷程的郭廣昌,此時風華正茂,比起來海南時那個熱血沸騰的小年輕,現在的他,更像一只蓄滿了力量的獵豹,隨時準備沖向下一個目標。而復星亦如年輕的大鳥,在矯健地飛翔。

 

飛翔,曾經歷過那樣多的艱難,郭廣昌也不例外。可最終所有的艱難,都會成為飛翔的力量。飛翔是勇者的選擇,郭廣昌在對海南的這個選擇中,就展露出他作為一個創業者的最初的亮色。

 

在采訪中,他建言海南的年輕人,要對這個社會充滿敏感,要有新鮮感,要不斷地學習,不斷向客戶、向同行學習,去聽、去感受他們的需求,去看最新技術的發展。有時大家都看不清一件事情的發展趨勢時,這個時候比的就是行動力。可能你看清楚一件事情只比別人早了半步,甚至0.01秒,但有了這個信息之后,你的行動能不能再快半步,再快0.01秒?如果可以,你就會走上另一個成功的方向,商業社會最根本的特征就是競爭,競爭需要有行動力,比別人做得更好、更快。

 

談及創業,他呼吁全社會要對創業失敗者寬容。他說,創新的根本土壤是對創業者的寬容,在失敗的時候還能讓其找到尊嚴,只有對失敗者的大度、寬容和轉身,才能讓大家敢于去嘗試,敢于去做。多一點的鼓勵,會比給錢更重要。

 

說到產業發展,他也會對海南旅游直言不諱:“我相信海南旅游市場是很有前景的,海南不缺游客,但如何能打造出新型的中高端休閑度假旅游目的地?這一點還是海南所缺乏的。海南旅游業正從原來單一的‘到此一游’向休閑度假旅游轉型,這一過程中海南還可以做得更好;海南在打造多元文化為國際游客所需要的旅游產品上,還留有比較多的空間。”

 

他為海南實心實意地付出了心力,像溪水眷戀大海,雄鷹愛戀藍天,為特區開放鳴鑼獻計,一如初心。多少年后,他又該怎樣給自己的事業做總結呢?就像他這幾十年來檔案袋里裝的一份份鑒定一樣。此時,他還沒有想好,他也不愿意像做鑒定一樣給自己下一個結論,生命中有太多的東西,不是用幾句結論所能包含。

 

郭廣昌還是郭廣昌,始終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實事求是地回答,既不減少什么,也絕不夸大什么。

 

2018年元月他到海南的這天,天空是湛藍湛藍的,走出三亞灣地中海度假村,他猛然間記起,那個曾在海南激發出思想之火苗的夏天,也是那般湛藍的天空……

 

廣昌寄語

  • 我熱愛這片土地,讓我們在一起,創造一個美好生活的家園!
  • 告訴大家一個健康的秘訣:不要一直呆在工作的地方,來三亞度個假吧!
  • 對于海南,我心中默念著:“總有一天我會再來尋找一片屬于我的土地。”
  • 是海南在我心中種下了商業的種子,讓我認識到,商業,也能夠帶來社會進步。
  • 13億中國人只有一個海南,要倍加珍惜。海南從不缺游客,欠缺的是如何打造新型的游客休閑度假目的地。
  • 中國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改變,就是讓一批貧窮家庭的小孩受到教育,比如我自己,一路考試,跳出農門。其次是市場經濟讓一部分人用商業的方式使自己生活變得更美好,也用商業的方式,讓社會更美好。
财神捕鱼游戏下载